左派學校學生被動員往大有街支援工友,小學生也不例外。

新政府尚未正式登場,國民教育已經來勢洶洶。新特首建議應從幼稚園開始培養「我是中國人」,屢獲獨家的《星島日報》吹風,福建中學(小西灣)校長蔡若蓮大有機會出任教育局副局長,更令人震驚。

今年五十歲的蔡若蓮,去年以獨立人士姿態出戰立法會教育界功能組別選舉,以兩成八選票,敗給教協副會長葉建源。唯一年後,竟能敗部復活。這位深紅人士可能主導教育局的方針政策,馬上引發教育界內外人士聯署反對。蔡若蓮在中央電視台《新聞聯播》中,大談福建中學每周舉行升國旗儀式,旨在培養學生「更有中國心」,又稱培養中國心是她的使命。

社區放映購票 »

反英抗暴    愛國教育最高峰

「培養中國心」從來都是左派學校的任務,其中以五十年前的「反英抗暴」達到最高峰。本來單純的學生在學校動員下上街示威、遊行,學生鬥委籌劃「飛行集會」(類似今天的快閃)。七月中旬開始更在校內實驗室製造炸彈,年僅十三歲的學童不單參與製造,還將炸彈放置街頭,甚至投向警署。這批被左派報章推許為「機智襲擊困擾敵人」的青少年,被鼓勵站在最前線,演譯了愛國教育的極致。

在港澳工委發動的街頭暴亂中,青少年被鼓勵站在最前線。(1967年7月10日大公報)

蔡校長生於1967,當然沒有直接參與反英抗暴,但福建中學卻是當時的活躍份子。今天,學校教育必須強調國民身份認同的主旋律下,這些歷史其實並未過去。

1967年7月14日下午四時,千名穿白衫藍褲的福建中學學生四人一排,沿著維多利亞公園轉入波斯富街巡行。他們在馬路上用紅漆寫標語,令交通受阻一小時。在防暴隊到場前,他們化整為零逃回學校。     

翌日警方出動兩連警察及英軍,以上周有警員當值時被殺,懷疑涉案人士和福建中學有關為由,大舉搜查學校。結果檢獲手鈎、尖刀、鏹水及標語,兩人被捕。

一千名福建中學學生在銅鑼灣用紅漆在馬路上寫標語,並於防暴隊抵達前逃回學校。(1967年7月16日明報)

警方大舉搜查福建中學,檢獲手鉤尖刀鏹水及標語。(1967年7月16日明報)

7月12日大埔鄉事委員會被投下全港第一枚炸彈,翌日《明報》社論以「恐怖世界人人自危」,形容香港幾乎成為一個恐怖世界,燒巴士、燒電車、殺警察、打巴士電車司機、炸郵政局、焚燒報館車輛,而左派報紙發表「鬥爭委員會」談話,公然讚揚這一類行動。

為了祖國的尊嚴    光榮入獄

接連六個月的炸彈襲擊開始之前,左校學生究竟如何被動員?學生們為何甘願冒險,奮不顧身站在前線和警察對峙﹖為何觸犯法例又甘願服從所謂「三不政策」- 不上證人台、不聘請律師、不答辯,以否定港英管治﹖很多年青學生就這樣「光榮入獄」,留下刑事紀錄影響一生。

六月初學界鬥委會成立,學生被鼓勵立即投身戰鬥,和敵人決戰到底。(1967年6月4日大公報)

學界鬥委會成立翌日,培僑中學領風氣之先,全校師生職工率先表態,全情投入反英抗暴。培僑在左派學界一直處於領導地位,當時的校長吳康民本身亦是鬥委會成員,可說是學界最高領導。培僑校方鼓勵學生「小將偏向陷阱闖」,結果培僑學生因藏有煽動性標語、放置炸彈及各種激烈行為被判囚的為數最多,情節也特別嚴重。

學界鬥委會成立翌日,培僑率先表態,鼓勵學生偏向陷阱闖。(1967年6月5日大公報)

左派學校師生上街,被冠以抗暴先鋒之名。(1967年7月7日大公報)

青年學生被要求在街頭、在法庭甚至在監獄敢於鬥爭,才不愧為毛澤東時代的好青年、好學生。(1967年7月7日大公報社論)

培僑一名十三歲學生,將假炸彈放置在交通安全島上。(1967年10月10日華僑日報)

香島中學是培僑以外動員力最強的。1967年7月7日,八百名師生舉行集會遊行,抗議一名同學被補。學生鬥委會的聲明表示,不會辜負祖國對他們的期望,發動群眾、組織群眾,造教育司的反,造港英的反,大鬧革命。

香島中學學生鬥委會聲明,宣示造教育司及港英的反的決心。(1967年7月8日文匯報)

當年的愛國教育下,官立、津貼、補助及私立學校被視為「奴化教育」。左派學校學生不學英文,不參加公開試。仇視外籍人士,稱他們為「白皮豬」,又將非左派的華人稱為「黃皮狗」,敵我分明。

8月中旬,教育司去信九間左派學校,要求他們停止煽動宣傳,不能在校內鼓吹仇恨,不可阻礙督學執行巡查,不得強行阻止學生參加公開試,或向學生威脅,違規者將會被封閉。不過,這些警告證明無效,10月中旬三十二間左派學校再次投入戰鬥,學生毆打記者,阻擋採訪,拒絕為抗暴劃上句號。

11月下旬,中華中學發生爆炸案。一名十八歲學生在實驗室製造炸彈時受傷,左手手臂炸斷。學校隨後被查封,學生被安排轉校,但為數不少的學生拒絕轉往官立學校就讀,從此失學。

中華中學因炸彈案被封校,學生被安排轉校。(1967年11月29日明報)

左派學校學生組織宣傳隊,在街頭作反英抗暴表演。

不鼓勵獨立思考、愛國與愛黨模糊不清的愛國教育會導致什麼後果,已經以鮮血寫在香港歷史之上,歷歷在目。六七暴動過去五十年,一度被厭棄、被否定了的暴動與左盲像幽靈般徘徊不去,更有捲土重來之勢。若由「以培養中國心」為使命的紅校校長主理香港教育,掌全港學校生殺之權,洗腦教育回頭,香港將往何處去?

導演筆記

社區放映購票 »