《明報》副刊 2017年1月31日 作者﹕區家麟

這齣紀錄片奇特之處,是很多人談論,但大家不知道哪裏放映。導演羅恩惠窮四年之力,重塑六七暴動歷史,製成紀錄片《消失的檔案》。這種題材,今時今日想在電影院公開放映,天真了。

從1967至2017,整整五十年,問題未解決,紀錄片最觸動我有兩處。半世紀後,仍挖掘到新的史料,當年在北京,負責匯報香港情况、與總理周恩來溝通的吳荻舟,留下了一本工作筆記,記錄了鮮為人知的轉折,當年周恩來批准撥出千多萬元給港澳工委作鬥爭經費;極左鬥爭最激烈時,中資公司曾運來七百打甘蔗刀及槍支,準備大幹一場,幸得吳荻舟阻止;這位香港恩人,後來因反對極左路線受批鬥。

當年受感召、積極參與運動甚至「製作菠蘿」放炸彈的人,很多已風燭殘年,他們如何評價自己的作為?紀錄片末段,回望前塵,有人懺悔,鞠躬道歉;有人依然亢奮,堅持造反有理;有人終身含屈,受盡白眼,埋怨無人為他們討回公道,愛國熱情遭用完即棄。

常聞一些評論,把雨傘運動比喻為當年紅衛兵造反,兩者大不同。一,當年的六七暴動,是由國家動員,鼓動群眾;二,暴動出炸彈,鬧市引爆,目的在傷及無辜,製造恐慌,根本是恐怖主義行為;三,佔領運動的組織商討、各種綱領及行動策略,都非常公開,主事者倡議和平,事後願意接受法律制裁;六七暴動眾多幕後主腦,左校校長,害苦自己學生後,今天仍然逍遙法外。

當年暴動主腦,仍然活躍於香港左派圈子,甚至地位崇高;半世紀都過去了,你們有道義責任說句話、認個錯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