追查六七暴動:羅恩惠的「墓碑式」堅持(全文)

《香港01》 2017年2月25日  撰文: 趙鍾維
文章摘要︰

羅:羅恩惠 岑:岑建勳
岑:你對六七暴動如何受國內文化大革命的極左路線影響,甚至是受其推動才爆發的這些歷史背景,在此之前是欠缺認識的嗎?你起初是想做少年犯,但因為發現檔案消失,再擴大調查範圍。過程中經歷了數個階段,是什麼促使你繼續前進?

羅:第一年開始研究時曾問過不少資深行家。他們聽到我要做六七暴動,反應都是「嘩,這樣厭惡性的題目你也碰。」說到「六七」,大家先會想起「炸彈」,再想起「林彬」。不少香港人討厭談「六七」,不是因討厭政治,只是認為當時左派中人的手段過於污穢。有舊同事與我關係較好、合作甚多,他直言:「我與『左仔』沒有接觸,不想碰這些題材。」但是,只要老人家願意說,我們就須聆聽、記錄、查證。當開始採訪參與六七暴動的左派高層、工人與學生,我發現我是在追趕時間。我曾訪問過的杜葉錫恩、被擄往大陸拘押的(時任高級警務督察)Frank Knight、(時任政府新聞處助理總監)Peter Moss身邊提供照片的同事,都已過身。不只老一輩,連何楓【注3】的女兒何曉明也患癌去世了。那段時間我常出入醫院、出席喪禮,就感到要快點做。

吳荻舟的「六七筆記」:吳荻舟是港澳聯合辦公室組長,向周恩來秘書匯報情況。筆記記錄辦公室由5月26日至8月8日的會議重點,包括阻止700打甘蔗刀付運香港,對了解六七暴動非常重要。

Continue reading “追查六七暴動:羅恩惠的「墓碑式」堅持(全文)”

羅恩惠追查六七暴動的「墓碑式」堅持

《香港01》 2017年2月17日   撰文: 趙鍾維
文章摘要︰

今年是六七暴動50周年。「流世光陰半百年」間,歷事者多先歸黃泉,尚存者自難免感慨「半江惆悵卻回船」,但更為堪憂者,是記錄這段香港「分水嶺」歷史的檔案,正逐漸無聲消逝於我城之中。資深媒體人羅恩惠想追本溯源,卻發現許多關於六七暴動的檔案消失無蹤。檔案,是歷史的憑證,也是記憶的依存。《消失的檔案》公播在即,《香港01》邀約羅導演於「01空間」試播,並與本報社長岑建勳先生交流對六七暴動的看法,同時也為《香港01》開啟「六七系列報道」先聲。


Continue reading “羅恩惠追查六七暴動的「墓碑式」堅持”

【人物專訪-羅恩惠】四年追蹤六七暴動歷史真相

《明周》 2017年2月2日  作者﹕蘇美智
文章摘要﹕

六七有不同講法 – 同情弱者,風險指數最低,也最容易贏得掌聲;如果既寫弱者的窘、也寫弱者的盲,兩面不是人,事情便變得複雜;要是你不甘於此,再批判當年操盤的權力,無疑踩界了;至於批判舊事不特止,還把舊事結連今日的政治暴力……

只有傻人,才願意蹚這樣的渾水。 Continue reading “【人物專訪-羅恩惠】四年追蹤六七暴動歷史真相”

消失的檔案

《明報》副刊 2017年1月31日 作者﹕區家麟

這齣紀錄片奇特之處,是很多人談論,但大家不知道哪裏放映。導演羅恩惠窮四年之力,重塑六七暴動歷史,製成紀錄片《消失的檔案》。這種題材,今時今日想在電影院公開放映,天真了。

從1967至2017,整整五十年,問題未解決,紀錄片最觸動我有兩處。半世紀後,仍挖掘到新的史料,當年在北京,負責匯報香港情况、與總理周恩來溝通的吳荻舟,留下了一本工作筆記,記錄了鮮為人知的轉折,當年周恩來批准撥出千多萬元給港澳工委作鬥爭經費;極左鬥爭最激烈時,中資公司曾運來七百打甘蔗刀及槍支,準備大幹一場,幸得吳荻舟阻止;這位香港恩人,後來因反對極左路線受批鬥。 Continue reading “消失的檔案”

「六七暴動」,遺害至今

明報副刊 2017年1月22日  作者﹕程翔

文章摘要﹕

「六七暴動」前,香港「左派」代表一股新興的社會力量。「左派」事業蓬勃發展,人才輩出,在香港愈來愈受主流社會接受乃至歡迎,這是事實。但是在「六七暴動」期間,「左派」由於採取「極左」的鬥爭方法,漸漸脫離群眾,而且因為鼓吹和使用暴力,使「左仔」成為「恐怖分子」的代名詞。所以,暴動之後,他們長期受到主流社會排斥,原本很興旺的左派事業一蹶不振。左派群體處於一種「政治上慘敗,經濟上困頓,社會上遭到邊緣化」的狀態,這使他們在往後很長的一段時間裏抬不起頭來,長期處於強世功教授所描述的「無言的幽怨」的狀態中。

95fd4842e765a76b1c3393557d65cba2 Continue reading “「六七暴動」,遺害至今”

星期日現場﹕缺失的歷史 – 如何面對下一代?

《明報》副刊  2017年1月15日  作者﹕梁仲禮
文章摘要﹕

Peter Moss 當年任職政府新聞處,曾帶隊拍攝暴動新聞片

……羅恩惠說,她在拍攝過程中,找到1967年於政府新聞署任職助理總監的Peter Moss,對方指自己在暴動中帶着攝製隊四出拍攝新聞片,再存放到政府檔案室。這些影片現在到了哪裏?

……前檔案處處長朱福強憶起的這件往事,也許可以提供一個參考︰「那時候曹廣榮,即新聞處之上的行政司,有天下令要銷毁這些捲軸,因為覺得無用又佔位置。那時新聞處入面一個英國官員,向當時仍然叫歷史檔案處的我們通風報信,問我們要不要這些檔案,我們當然搶着要。」該名英國官員,就是Peter Moss:「所以你說六七暴動那些,很可能是我們搶救回來之前,已經不知道去了哪裏。」

Continue reading “星期日現場﹕缺失的歷史 – 如何面對下一代?”